笙哲

可以叫我小哲或阿哲
永远睡不醒.jpg

《向死而生》衍生

是阿累太太连载的《向死而生》的衍生,你们快去看她的文我的天呐,我的文笔不及她的万分之一,她是天使!

我的天呐,你们太太都是神仙吗?!我写这么点就觉得头要炸了,太太你们居然写出了长篇连载?!救命,你们果然是神仙吗?

呃呃呃呃,我终于写完了,我都在写什么啊,真是失了智了,我的天呐我怎么那么喜欢刀(什么

悄悄@安之若累 ,求太太点评啊啊啊,厚颜无耻的@

预警:有呆毛姐弟出没,是安雷!
是刀!文笔垃圾,已经是不可回收垃圾了!第一次写文还请轻嘲,有什么不足,请…评论一下?剧情衔接乱七八糟,不适者请左上角


没问题的话?👇


看完北海道的雪后,安迷修又去了智利,雷狮说过这里的冰川很美,他要用自己的眼代他看看。

巍峨的冰川,茫茫的白和纯净的蓝,还有在夜空闪烁的星斗,安迷修又想到了在雷狮眼中看到的璀璨星辰,“雷狮…”安迷修脸上带上了痛楚和自嘲。

买到爬山工具后与一同前往的登山团一起,开始了目标为峰顶的前行
,因为性格中的温柔和谦让,安迷修在团中的人缘非常好,甚至还认识了两个朋友:艾比和埃米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团中所有人都很喜欢安迷修,因为觉得安哥很温柔,但艾比却觉得安迷修的笑容很空洞,就好像心已经死了,即使在笑,内心却没有感到快乐。甚至有时候,在他们又向高攀爬一段,休整歇息的聊天时,艾比看着安迷修的侧脸都感到一种深刻的孤独和寂寞。

“喂,安……”艾比敲开休息站里安迷修的房门,刚想叫他,却突然顿住了,“老姐?怎么了,不叫安哥一起去吃饭吗?”艾比摇摇头“衰仔,走吧,待会再来”“诶?”埃米一脸懵的被拉了出去,“到底怎么了?”艾比一脸复杂的说“只是觉得,现在最好不要去打扰他,他似乎……在想什么人”艾比回忆起刚刚看到的画面:安迷修站在窗边,脸上明明带着幸福和回忆,但身上的气息却让人感到一种由衷的酸楚和悲哀,就像…失去了很珍贵的宝物一样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“雷狮!”安迷修猛的睁开双眼,恍惚一阵后有些哀伤的捂住脸,他又梦到他了,又梦到他从天而降的画面,可是他再也接不到他了,他不要他了……雷狮,我好想你

“哇啊!冰川上真美啊,真是不枉我们爬了这么久!”“是啊是啊,突然感觉自己好渺小啊哈哈哈哈”听着耳边兴奋的呼喊,安迷修也一阵激动,不由得对身边说“雷狮!冰山上确实真美……”看着空空如也的身边,安迷修兴奋的笑容僵在脸上,换为了苦笑“啊…我差点忘了……你已经不在我身边了”看着眼前白茫茫的一片,安迷修突然感到一阵眩晕,如果在这里睡着会不会梦到他啊……

“喂!呆头骑士!”耳边的叫声像惊雷一样把安迷修一下炸醒,回过头就看到了艾比正插着腰看着他“你在想什么啊!好不容易爬上来,你不高兴吗!一副快睡觉的样子是什么鬼啊!”“啊,抱歉抱歉,只是山上的雪太白了,有些晃眼”安迷修干笑着挠挠头,“是吧是吧,我也这么觉得,现在觉得眼睛好疼啊”一旁登山团的成员凑过来说。

看着和人说话的安迷修,艾比悄悄松了一口气,刚刚的安迷修就像是要在冰山上长眠再也不醒一样,吓得她赶紧出声唤醒。艾比有些担忧的看了一眼安迷修,轻叹一声,希望他能自己想通吧,毕竟心结只有只有自己可以结开。

与登山团告别后,安迷修又去芬兰看极光,当地人告诉他虽然芬兰纬度很高,有很大的几率可以看到极光,但这种东西可遇不可求,保持的时间也不一定,他在这里这么多年了,也就看到了几次极光,劝他不要干等极光,去其他地方转转也不妄此行了。安迷修笑着摇摇头对这位好心的老人说:“老人家,我不着急,我来看极光是为了一个人,一个约定,等多久都要看到,而且我的运气一直很好呢。”老人看着他叹口气“随你吧,你这样为了看极光而来的年轻人不少,不都失望而归了?要等便等吧。”说着转身回屋,安迷修在老人身后轻声低叹:“我的时间……确实很长啊,没有他的时间……”

第二天一早,安迷修刚洗漱完,就听到老人在屋外叫他“小子,起床了没有?快出来!极光!”安迷修一惊,连忙拿起相机冲出房门抬头看天。斑斓五彩的绸带在天空蜿蜒排开,形成了一副冲击视觉的盛宴,安迷修迅速抬手,将这壮丽的风景收入镜头。“哈哈哈哈,小子,你的运气是真不错啊,竟然真让你遇上了哈哈”身边的老人一掌拍到安迷修身上,大笑着说,安迷修被拍的身体前倾了一下,有些无奈的对老人说“老人家您轻点啊,您这一掌都快把在下的魂拍出来了”老人笑道:“你们年轻人身体那么好还能把魂拍出来?”

安迷修正和老人说笑,突听身边有人在说“听说向极光可以看到最想见的人哦!”“真的吗?”“是啊是啊……”安迷修突然什么都听不到了,他想,只要许愿就可以看到想见的人?那……雷狮,我想你了,噬骨的想,我想再看看你,见见我好吗?让我……再看看你。但无论他如何期盼,他所想之人都不曾出现。老人看着安迷修失魂落魄的样子,拍拍他:“你不是要完成约定吗,极光的时间可不等人,不再好好看看吗?哪怕是为了和你约定的人。”安迷修感激的看了一眼老人,再次抬起头看着这用画笔都无法描绘的美景。他突然觉得那紫色的绚丽斑点像极了他的眼睛,一样的澄澈深邃,也一样的不羁绚烂,安迷修看着看着突然觉得两颊潮湿,用手轻触,便沾到了咸涩的液体,安迷修想,原来他哭了,只是明明应该悲伤的,为什么心里这么空洞呢?这种感觉……啊,在他刺雷狮的时候也感觉到过,那种……失去了重要东西的感觉。安迷修感到一种天下之大,他却无处安身的孤寂,没有他的地方,怎么能叫家呢?

与老人告别后,安迷修拖着疲惫的身躯和心灵,踏上了回程的路,回去……再看看他与他的家。

雷狮,我好想你……真的…疯了一样的想